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我们必须愿意放下自己所规划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在我们的人生过程之中,我们的内在都对自己曾经有一些规划,有的人是结婚、生子,有的人是希望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得到某种的地位、有的人是希望在物质上得到满足、有的人则是希望精神上的层次提升,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都有一些追求、有一些目标,我自己当然也不例外!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对我而言,我这一生目前为止都在努力的,是找到一个我心中理想的教育,从高三那一年我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老师之后,我就不断地朝这个目标前进,除去因为请育婴假、去美国的三年时间,我不是在一个成为老师的道路上,就是在教育的工作岗位上面努力着…

但是,人生啊!我常常觉得人生是充满奥妙以及奇异的,很多时候我们在当下的那一刻看自己的生命所发生的事件,我们会疑惑、我们会愤怒、我们会对宇宙的行事充满怀疑,就像是站在马赛克图像之前紧盯着眼前那一块小小的瓷砖,疑惑着它会是这个颜色、为什幺会摆在这里!

可是当我们退后很多很多步,我们才会看到整幅马赛克图画那令人瞬间忘了呼吸般的美以及奥妙,我们以为是错误的、不恰当的色块,可能刚刚好就是成就整幅画会如此绝妙的关键。

当我们的生命走到另外一个阶段,回头过来看这一些的事件时,我们可能才会了解,原来这一切是最好的安排。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我一直很喜欢神话学大师Joseph Campbell的一句话:「We must be willing to get rid of the life we’ve planned, so as to have the life that is waiting for us.」

意思就是,我们必须愿意放下自己所规划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很多时候,我们内心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会跟上天规划我们“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有一些距离,但是很有趣的事情是,宇宙永远不会忘记提醒你你真正的英雄旅途,一开始他可能只是点点你的肩膀,给你一些提醒:「喔~这里有一些给你的讯息!好好的想一想!」

当你忽略掉这个讯息,他可能就会拍拍你的肩膀,给你力道大一点的暗示,告诉你:「嘿~张开眼!看看眼前的事情!你忽略掉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如果我们一直忽略这些来自宇宙的招唤,宇宙之神就会来到你面前狠狠的甩你一巴掌,然后再打脸完后、确保你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最后他就会把讯息装在七彩霓虹灯上,让你一次看着清楚!!(被宇宙打脸才是终极的打脸吧XD)

有时候这些讯息会透过像是人物、事件来传达,甚至透过负面的方式来传递,车祸、离婚、被炒鱿鱼…但是生命之中每一件事情发生都有原因、而一切的发生都是为了更好的安排,遇见真正对的人、走向下一个人生的阶段、或者是去追求自己真正的梦想…

从我开始进入华德福教育之后,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带班身上,学校的工作、家庭的生活几乎用掉我所有的精力,而当我的孩子跟我一起进入华德福的学校就读之后,我自认为自己的孩子找到最棒的教育,我可以开始放手,所以我把自己的心力放更多在带班上,因为这是我的梦想,这是我一直希望、也一直期待的,这是我的天命,是我的热情也是我所擅长的! 这是我期待已久的教育、这是我不断在追求的,怎幺可能有错?我怎幺可能需要中途放弃?我从体制内辞职,应该就是为了这一刻!

然后我才发现,理想与现实之中的差距,我的女儿在学校的生活有了很极大的挑战,就在他正要勇敢地踏入世界的时候,他的世界对他却不是友善的,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孩子,(而我也从不需要这个孩子完美)

总而言之,在华德福学校的生活对我女儿而言就像是一场恶梦,我跟海马在小鱼萱内在对于世界、对于人的那一把尺动摇、崩坏之前,将小小鱼们抽离了就读了一年又一个月的华德福学校….(实验教育并不是所有教育现况问题的解答,有时间,我再跟大家分享….)

当时我所教的班级正小心翼翼地从一年级慢慢带大,正往二年级前进,他们就像是正要发芽、準备移往室外接受更多阳光的幼苗,我告诉自己,我怎幺能够在二年级的开头就马上放手…

孩子的问题是第一个警示灯,但是我选择忽略他,我是个硬颈的客家妇女,小孩第二年一开学一个多月就出现问题,没关係,妈妈自己来!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然后我开始了匪夷所思的生活,我会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然后把孩子叫起床吃早餐,然后从六点到八点帮他们上第一堂课、交代作业、那一天要自学、看的书,然后就去上班,接着从八点半开始在学校上课直到四点半下班,之后赶回家帮孩子上第二堂课、之后带着孩子们一起煮晚餐、检查他们的功课,为他们说睡前故事、接着在他们睡着后忙学校的工作

週末的时候,则是带着他们做艺术课程、体能训练、手工… 就这样,连週末都要帮自己的孩子上课,连週末都不能喘息(所以,部落格草会长到比人还高,真的是有难言之隐啊….)

接着,学校也开始出现了状况,首先,我必须要先承认本身可能并不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人,然后家庭现在又需要我分神,学校当然开始对我有微词、同事也有人开始抱怨….

但是很幸运的事情是,我奇蹟似有一群非常棒、非常棒的家长,他们在这一路的过程之中支持我、帮助我、也非常体谅我,让我可以在蜡烛两头烧、整个人近乎往生的状态之中,继续坚持下去!

但是我面对第二个警示灯,我还是选择忽略,我心想着,只要我坚持下去、只要我秉持的硬颈的精神撑过去,我可以继续鱼与熊掌兼得,一方面利用家庭的力量修复孩子内心的伤口、等待孩子内在的力量再度长出、然后再跟他一起走进真实的世界,帮助他们找到真正滋养他们的环境,另外一方面我也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在华德福教育之中把一群孩子从一年级带到八年级…

说真的,现在我回头看当初的自己,固执地跟一头牛一样,明明牛鼻子上的鼻环都要被拉得断血了,还死硬的不肯往前一步,我就卡在中央、哪也不去继续做我认为对的事情,有趣的事情是,这样的状态居然维持了好久,就像是挪威Kjerag山里那卡在两个巨大悬崖峭壁中的Kjeragbolten一样,平衡在悬崖之中的奇蹟之石。

半年后,在寒假之中,跟了几个与我一起受华德福师训同学聊过天后,我选择维持现状,想拖到暑假时再决定,或者是等待转机…

果然,转机来了,老天爷看我一直没有办法做决定,最后决定来个三昧真火,把海马在美国的老家烧了…. (看到这边,你以为我在说笑喔!!哈哈哈!我也希望我在说笑,可惜我现在这座在美国的阿拉巴马州租的租房子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着字….一边看着落地窗外初秋落下的片片树叶)

果然,危机就是危险加上机会,危险先出场,接着机会在迷雾之中隐隐现身,海马的妈妈-也就是我婆婆,他在美国的房子,居然在发生火灾,21年的老房子,过去21年的冬天都安然渡过的房子,居然就这样在冬末春初的时节,电暖器电线走火,我婆婆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在房子电线走火开始冒出黑烟后,他除了叫妈妈赶快逃之外,就是把待在家里的那些老狗、猫咪、动物给一次又一次的抱出来,当消防车在下着雪的酷寒之中来到时,婆婆身上抱着毛毯连皮夹、证件都来不及拿!然后我婆婆的一切就这样付之一炬….海马的老家有半边的房子整个烧掉。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我婆婆带着他的母亲-海马的奶奶-我称她为婆婆妈妈(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婆婆的妈妈到底要怎幺称呼,网路上面查好像要叫姥姥…但是想起姥姥,就会想起倩女幽魂的千年树妖啊…XD)

在半个房子都烧毁、无法居住的情况下,海马的妈妈以及奶奶在前两个晚上接受红十字会的帮助,住在旅馆之中,万幸的提供他们食物、以及金钱购买更换的衣物,直到房屋保险公司接手,让他们继续住在旅馆之中、并且开始为他们租房子、以及开始商议赔偿的事宜。

海马的奶奶只有生一个小孩(就是我的婆婆),我的婆婆就只有生一个孩子(就是海马先生),这两位女性结婚过然后离婚的次数比我手指加上脚趾的数字还多,但是现在他们都是单身的老人,海马先生是家中唯一个算是身强力壮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什幺「美国有枪枝治安问题、到底那边的生活环境比较好、我们家在哪边发展会比较好、….」这些问题都好像变成了旁枝末节,都马上被丢出了窗外,海马跟我好好的跟我谈了两天,最后他开始着手买机票,先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处理他在台湾的事情,然后他要先带着小小鱼们回到美国….我则是要在七月份学期结束后飞到美国跟他碰面。

我必须承认,我的金牛座个性真的是根深蒂固,不到南山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一开始,我还在努力的思考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有没有双赢的局面,我很了解海马需要回到美国的情况,我会尽全力的帮助他把台湾的事情处理好,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还跟海马提出了是不是可以利用华德福学校的四季至创造一个很好的两地飞的方法(华德福学校是10週左右一季,然后会放春夏秋冬不同长短的假期,不同地区的华德福学校学季的日期也不同,例如德国是七月底才放暑假)

更疯狂的事情是,海马甚至还同意、愿意尊重我的意愿(所以我才会嫁给他吗=.=),但是,就在他说同意之后,那一天晚上,我在帮孩子说完睡前故事后,我抱着九岁、十一岁的小小鱼,在所有的疯狂念头都停了下来,只有当下这个刻静静的存在时,我开始听到自己心中的声音,我开始问自己,到底什幺才是我真正追寻的、到底什幺才是真正重要的…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我知道,看到这边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很疯狂、甚至不能理解,拜託!当然是家庭啦!有什幺好犹豫的! 但是,这对我而言不仅仅只是工作而已,这是我十八岁时就下定决心要努力追寻的理想教育的目标,这是我跟一群家长许下承诺、我会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路成长直到八年级的梦想…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想起我爸妈在过去这一年、蜡烛正两头烧个不停时,曾经跟我说过的:「我觉得当你的学生比当你的孩子更幸福,你把你一天最精华、最有精神、最多的时间花在你的学生身上…」

在工作与家庭之间,其实没有标準答案,因为每一个人内在的价值观不同、每个人寻找自己生命的存在的意义方式也不同,有的人把爱放在最前面、有的人把安全感、被他人需要的感情高于其他,所以才会有那幺多人会在工作与家庭的天平间努力找到平衡…

最后,我终于接受,这间在台湾的华德福教育是我需要越过的一个山丘,但是并不是我追寻的终点,我必须爬过这座山头,然后朝另外的路前进,我必须要努力的练习放手、顺流,臣服于宇宙的流,好好的跟我爱的学生、家长、在台湾的亲友、学校说再见,然后来到美国好好的陪伴我的孩子以及帮助海马他们家……

跟台湾的亲友说再见,其实不难,我很像是狼来了的少年,讲了好几次要去美国,最后都没走,弄到最后朋友帮我办欢送会的时候,还开玩笑的说:「喂!你该不会前脚去了美国,然后几个月后脚又一个转身踏回来台湾了吧?」

跟学校说再见也不难,虽然受到刁难、虽然有人给我鼓励、有人冷嘲热讽、也有同事给我很多的支持以及谅解,但是反正把事情做好、交接做完就好了,人跟人之间本来就有不同的磁场,有人可以从同事变成一辈子的好友、有的人就只是同事罢了!同事同事,就是一同做事情的人啊!重点是把事情做好,这是我一直认为最重要的事情!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但是跟学生还有跟家长说再见是最难的,我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是边哭边开着车上、下班,才慢慢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慢慢放下,在华德福学校工作这几年之中,让我感到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遇到一群好家长、遇到一群跟自己教育理念契合的家长,还有遇到一群充满爱、在自己带领之下慢慢长大的学生…

但是,每一个离别都是新的开始,我在台湾的经历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我的人生下一章才正要开始,很多朋友问我,到美国要干嘛?要多生小孩?(很想啦~但是还在考虑中)要在美国找华德福学校工作?(可能,但是我想休息一下)继续写部落格?(应该会,部落格的草都可以高到可以藏得下霍格华兹的半巨人-海格了!)

我相信人生之中没有一个经历是白费的,即使是那些在他人眼中看起来是无用的那些“呆坐在树下望着白云的时间”,也是生命中宝贵的经验!

我很开心能在台湾多待这多年,了解了许多之前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遇见了许多看我部落格的朋友、认识了很多不同圈子的部落格的好友、还有那些一起在学校花费三年共同学习华德福教育的同学、以及学校的同事、家长、学生们,这些经历都是我会小心放在心中的回忆!

谢谢这几年相遇的所有人,谢谢所有正在看我部落格的朋友们,谢谢你!

台湾再见~放下自己计画的人生,才能拥有正等在我们面前的人生!

PS: 我会成为世界级的姜小鱼然后再回来的!(这是我跟朋友道别的时候说的话,我也不知道会什幺这一句就蹦出来了,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