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媒体的金权游戏》:媒体会上瘾,宛如上帝操控全世界!

《大媒体的金权游戏》:媒体会上瘾,宛如上帝操控全世界!

你觉得什幺是「真相」?眼见为凭吗?

真与假,其实是个很有趣的辨证。记得从前上新闻学时,教授们都告诫学生将来当新闻记者一定要稟持着「客观中立」平衡报导。结果,毕业到了报社,大部分的记者就会发现,报社都有其基本立场与商业利益考量,所以,很难「客观中立」。

所以,我们所知、所见的讯息,都是「真实」的吗?当「脚尾饭」新闻被发现是一齣自导自演的造假新闻,或者求职博览会的假求职事件等,新闻媒体越来越像被安排好有剧本的戏码,那幺我们真的看到世界的「真相」了吗?

在朗诺.贝提格(Ronald V. Bettig)、琴.琳.霍尔(Jeanne Lynn Hall)所着的这本《大媒体的金权游戏》在导论就直接点出:「回顾整个二十世纪,所谓的「真实」是被大众媒体所定义……媒体取代了家庭、同侪、宗教,成为我们理解日常生活事件与经验的参照来源。」

两位作者是美国宾州州立大学传播学院的教授们,这虽然是一本像传播学术的书籍,可是读起来一点都不枯燥乏味,还告诉你许多媒体集团的「另一面」。

比如,我们所熟悉的迪士尼,它是全世界儿童与成人天真幻梦的来源。但是,迪士尼卡通所有产製的背后,往往只为了维护政治与商业利益。书中指出,2009年上映的《公主与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是迪士尼从成立以来第一个以非裔公主为主角的电影。而这部电影的推出完全是基于市场经济的考量,为了开发尚未打入的非裔青少女市场,并非是种族多元性的包容意涵。

迪士尼更是想发设法要捍卫自己智慧财产权,利用自己在美国国会的政治权利,迅速通过了「索尼.波诺着作权延长法案」(Sonny Bono Copyright Extension Act),让这只从1982年就诞生的米老鼠卡通人物图象,原本应在2003年就释放到公领域供众人自由取用,却因「米老鼠版权延长法案」(Mickey Mouse Extension Act),让着作权的保护期又往后延长了20年。

其实智财权设定有效期限,就是为了促进智识与艺术创造力的发展,因此,作者指出:「版权限制是一种对创造力的扼杀,而不是滋养。」然而,迪士尼为了商业利益考量,仍不惜以自己政治势力通过立法。

不只电影公司如此,大型媒体集团更是利用媒体的权利与影响力,来巩固或深植其既有的政治立场。

书中举例,在2003年时,福斯媒体集团更要求旗下175家报纸都要以「支持出兵」的角度来撰写新闻,以主战方的意识型态去影响民众。作者认为,在所有庞大媒体集团(无论电视、新闻报纸、电影、音乐)的背后,都「包藏着这个媒体巨兽成员更巨大的意识形态影响力。」

其实短短篇幅真的不足以介绍《大媒体的金权游戏》这本书所蕴藏的丰富媒体发展与如何操作世界的精采。

与其说这是一本谈论媒体之书,倒不如说它阐述了媒体、政府、企业、教育之间的彼此的关联性,如何交互串接、以及他们如何影响着我们所思、所见、甚至型塑世界观。

当我们力图探求「真相」的同时,我也在这本书中惊讶的发现,其实,媒体一开始的存在,就不是为了公平正义与真相而来。作者透过历史脉络解析,随着资本主义与现代印刷媒体的发展,新闻业最早是十五世纪末在义大利为了服务商人与资本家提供市场情报与政治情势,这为印刷业者提供可观的收入,所以就开展出服务政商菁英的新闻行业。

然而,所谓的新闻「客观」报导,其实是在美联社成立后才发展出来的,但当时也并非为了客观公正的目的。美联社当初设立是为了要帮助不同报纸蒐集新闻,但因各报立场不同,因此美联社要求媒体成员需保持客观报导立场,才能让蒐集到的新闻被各报接受。

媒体的定义与作用,在历史变革中不断翻转。尤其网路发展,何谓媒体?人人皆可发声、人人皆能传播,也颠覆了传统媒体的生态。即便如此,大型媒体集团仍持续企图以垂直与水平方式整併,形成更巨大的媒体托拉斯来宰制阅听众。这本书就是在解密这些「大媒体」如何在政经互串之下,深入影响全世界。

作者在书末感慨的说:「资本主义则将资讯与文化变成商品,变成在市场中被买卖的产品,而不是被用来启发或挑战既有现状的共享知识。它拒绝给予人民创造历史的权力,也妨害了这个最真实而基本的概念。」

要揭开「真相」前,你得先来读这本书!

相关推荐